双色球周日走势图|双色球蓝球走势图

寧夏石嘴山永和泰集團設連環“套路騙”局?十數家企業中招

2019年03月01日 20:51:00  來源:今日頭條
 

  “套路貸”,就是黑惡勢力組織為了斂財以高利貸為表面形式設置重重套路,使用欺詐、敲詐勒索、綁架恐嚇等違法犯罪手段,侵害受害人財產,危害極大。自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以來,“套路貸”受到重拳打擊,關于“套路貸”的套路大家可能都已熟知。然而,近期我們接到群眾來信中出現了對“套路騙”的控告,那么“套路騙”又是什么套路呢?讓我們先了解一下黨女士反映的案情。

  事情經過

  黨女士是西藏自治區新安世紀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新安公司”)的負責人之一,她向媒體反映:

  “2017年4月份,家住北京的林升耀經人介紹找到我公司,稱寧夏有一筆供煤的好買賣,能讓公司掙大錢,在北京財富廣場的辦公室,林升耀與我公司王董事長見面,稱我的朋友吳圣德一直在寧夏與寧夏中煤華泰化工有限公司(簡稱“華泰公司”)做煤的生意,每年都掙幾千萬,華泰公司用量太大,老吳供應不了那么多,缺口還有8萬噸,你們公司如果有錢就參與一下,放在銀行能吃多少利息?我保你們一年翻一翻。王董事長表示要了解一下情況是否屬實,后經業務員陳某匯報說,華泰公司有國企股份,在寧夏是知名企業,下屬電廠、化工廠、洗煤廠共二十幾家公司,資產幾百億,信譽好得很,從不欠貨款;并說如果我公司同意供煤,華泰公司實際控制人張永軍本人和寧夏金海永和泰尾氣綜合利用發電有限責任公司都愿意做最高額5000萬元的履約擔保,同時催我司盡快簽訂合同。我們當時認為,華泰公司是有國企股份的大企業,還主動給擔保,確實很有誠意,再不簽就顯得我們沒有誠意了。”  

寧夏石嘴山永和泰集團設連環“套路騙”局?十數家企業中招

  (坐落在寧夏石嘴山市平羅縣開發區的永和泰集團)

  于是,在2017年4月15日新安公司與華泰公司、金海公司簽訂了《合作運營協議》;張友軍和電廠公司給新安出具了在4月12日就簽寫好的《履約擔保函》,奇怪的是兩個保函本應各寫個的,但內容一字卻不差,行距相同,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式兩份。

  

寧夏石嘴山永和泰集團設連環“套路騙”局?十數家企業中招

  

寧夏石嘴山永和泰集團設連環“套路騙”局?十數家企業中招

  (張永軍和寧夏永和泰尾氣綜合利用發電公司出具的擔保函)

  4月19日,新安公司開始從內蒙煤礦給華泰公司發煤,基本上是按協議約定,每個月火車發運8萬噸,共投入本金3230萬元,至10月底結算基本正常,但到了11月初,張永軍以供應量不能滿足生產為由讓新安再追加2000萬元,新安公司沒有答應。

  從11月開始,張友軍逐漸減少貨款結算額,至2019年4月間,所結算貨款越來越少,最少時只有200萬。

  “當時我們并沒察覺,認為資金暫時短缺也屬正常,但是,到了2017年5月,華泰公司及張永軍收完最后一筆貨款后就告知我們,說華泰公司嚴重虧損,已無力在支付貨款了。至5月31日華泰公司共欠我公司3898萬貨款,此款至今未還,給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

  根據雙方簽訂《合作運營協議》約定,按逾期結付貨款日罰息千分之二計算,至2018年12月31日,張永軍、華泰公司、金海公司、發電公司共欠新安公司5490萬元人民幣,后來黨女士多次派人催促還款,但張永軍百般托詞,拒不還款。

  “不僅不還錢,還毆打威脅我們催款人員,不準報警,不準到法院起訴!我們只得求助當地派出所出面,派出所指導員找完張永軍回來告訴我們,“張永軍說了那筆錢他想給就給,不想給就不給,我的中煤華泰公司已經破產了,公司沒了跟誰要錢去?”黨女士氣氛地說。

  這看起來就是一個商業行為,一起再普通不過的合同違約糾紛,跟詐騙,尤其是“套路騙”能扯上什么關系呢?我們再來看看案情更為詳盡的細節。

  張永軍是永和泰集團的實際掌控人,永和泰集團旗下有華泰公司、金海公司、發電公司、寧夏金海永和泰煤化有限公司等幾十家公司,主營業務為電石生產。

  2017年4月15日,新安公司與張永軍指定的華泰公司、金海公司簽訂了《合作運營協議》,約定:新安公司與華泰公司指定的煤礦簽訂《煤炭買賣合同》,新安公司將其所采購的煤炭供給華泰公司,新安公司的利潤為采購價上浮2%;華泰公司應付新安公司的煤炭貨款由金海公司負責用電石產品償還,金海公司協助新安公司與電石需求方簽訂電石供貨合同,新安公司的利潤為需求方結算價下浮1%;新安公司每周向華泰公司供煤20000噸,金海公司每周未向新安公司開具當周新安公司供給華泰公司煤炭貸價相符的電石提貨單。

  從上面的業務關系中可以看出,實際上,新安公司在《合作運營協議》中的實際角色只是出資,即由張永軍安排將新安公司出資采購的煤炭供給張永軍控制的華泰公司,張永軍承諾由其控制的金海公司出具等價電石提貨單給新安公司,然后新安公司再將電石轉售給張永軍推薦的電石需求方,供需雙方實際上都由張永軍推薦和指定。新安公司在采購煤炭的過程中,獲采購價上浮2%的收益;在出售電石的過程中,獲銷售價下浮1%的收益。新安公司投入的資金,平均每月可周轉一或二次,即每月固定收益可達5%左右。在整個交易鏈中,新安公司就只是個負責實際出資的角色。

  新安公司意識到可能遭到了詐騙,通過調查摸底,了解到的情況令人大吃一驚:

  一、交易結構為虛構。

  金海公司根本就沒有向新安公司每周2萬噸煤炭等值的電石供應能力,而且金海公司也沒有向其他電石供應商采購相應電石的計劃或行為,所以其向新安公司履行供應電石的承諾是虛構的。整個交易結構是虛構的,無法實際達成的。

  二、履約能力為虛構。

  其一:林升耀和張永軍說華泰公司信譽、口碑極佳,公司實力雄厚,結算及時,是寧夏著名的大企業;經我們調查華泰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27日,2015年9月8日就因拖欠貸款被訴至法庭,2016年發生6起,2017年12起,至今已涉訴68起,遍布南北11個省份,外欠款項幾十億,被多家法院查封、執行,已列為嚴重失信單位。其二:作為擔保的發電公司涉訴151起,其資產早已被多家法院查封凍結不為其所有,且資不抵債,根本不具備擔保的資格,等于用空氣擔保,純屬合同詐騙。其三:合同相對人金海公司涉案221起,十幾年來因拖欠貨款官司不斷,資產也已被查封凍結。這樣的企業還談什么口碑和信譽呢?

  張永軍、發電公司在向新安公司出具《履約擔保函》時,根本就沒有5000萬元最高限額的擔保能力,其名下所謂的資產早已被抵押或被法院全部查封,其人早已上了失信黑名單,是資不抵債的被執行人“老賴”,其聲稱自己資產雄厚純屬虛構事實。介紹人林升耀口頭承諾以其個人資產作為擔保,并稱自身擁有數十億元資產,在北京西山擁有油罐2個,價值人民幣20億元以上等等資產根本不存在,都是虛構的無稽之談,林升耀也涉嫌與張永軍共同詐騙。

  三、“交易”真正目的是有計劃、有預謀騙取財產。

  整個“交易”過程都是有組織、有計劃進行的,并非偶然、正常的市場交易行為。經查,事實上因張永軍及其關聯企業早在幾年之前就對吳圣德任職的公司負有巨額債務,吳圣德向張永軍多次催要無果,遂吳、張二人產生騙取投資并將投資款用于償還吳圣德的計劃。于是吳圣德通過林升耀結識了新安公司,并向新安公司實施行騙計劃。整個過程和所謂“交易”都是事先虛構、設計好的,待新安公司資金投入,張永軍、吳圣德等人先假意按照約定周轉了一段時間,且在早期“運營”當中,吳圣德和林升耀均參與其中,而后在新安公司放松警惕后,突然抽離資金,并將資金據為己有。最終張永軍、吳圣德、林升耀從中獲取巨大利益。

  四、張永軍利用同樣手段實施了多起類似詐騙行為,刑事犯罪動機明確,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整個“交易”結構中,如果按照正常市場規律運作,張永軍和其關聯企業根本沒必要引入新安公司,以其自己所說的資產和關系,本應該自己就能賺取利潤,何必要新安公司從中賺取差價?可見,這個所謂的“交易”的真正目的就是套取新安公司的投資款。僅僅通過查詢裁判文書網就發現,張永軍利用相同手段騙取安徽省皖煤運銷有限責任公司、廣東新動力能源有限公司等其他投資人財產的案件存在十多起,所用手段均具有極高相似性,都是利用所謂“交易”掩蓋非法目的,在侵吞投資人財產后讓人誤認為只是簡單的民事糾紛。

  “張永軍本以為經過半年的正常結算應該已取得了我們對他的信任,會同意追加,但我們沒有答應,他騙取5000萬的預期值達不到了,于其決定開始收網。如果當時答應了,不知道我們還要損失多少,想想都害怕呀!”黨女士說,“更讓人沒想到的是,張永軍一邊將貨款挪走,以各種借口不還我們煤炭貨款,又一邊把五個外債累累的公司向寧夏回族自治區平羅縣人民法院申請破產。這就是張永軍玩弄的一招把戲,他利用法律做擋箭牌,想利用破產程序為他洗凈資產,逃避債務,坑害債權人”黨女士說,“他是想以破產這種看似合法的方式逃避還款責任,甩掉所有的債務,以實現他侵吞我方貨款和其他投資人貨款的非法目的。這實際上是張永軍玩弄的一個詐騙陷阱。”

  黨女士一直在為了追討貨款做著不懈的努力,但是,當她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圈套”,想奮力掙扎,卻不能自拔。至此,“套路騙”的套路逐漸明晰起來:

  “套路騙”第一步:他先向你展示公司的實力,并畫好了一個漂亮的餅,讓你相信只要投資,餅就是你的,如果還不信,他就以個人或公司擔保的方式取得你信任(實際上他的公司資產和個人資產早已資不抵債,他根本沒有擔保能力)。

  “套路騙”第二步:套取你的資金進入。為了讓你相信這是一個正常的公司業務,前幾個月回款正常,讓你放心大膽地盡可能多投入資金。到了合同后期,就采取拖欠貨款方式逐漸占有全部貨款。

  “套路騙”第三步:這是最關鍵的一步——收割!用這樣的套路套牢多個投資人的投資后,他就把旗下幾個相關公司都申請破產,讓你陷入到只能去申請破產權益的陷阱里,拿不回來幾個錢,你被他秋后收割莊稼了。

  “套路騙”第四步:他就這樣,以這種看似合法的方式騙取了你的投資,然后拿著這些用“套路騙”騙來的資金再去注冊公司投資建廠,進入下一個“套路騙”循環。

  據了解,寧夏石嘴山市平羅縣法院已經受理了張永軍旗下的華泰公司、電廠公司等幾個相關公司的破產案件,現正在破產程序中。目前,張永軍正在引進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對公司進行破產重組。黨女士無奈地說:“張永軍至今還在蒙騙我們,讓我們不要去申報債權。現在,張永軍開始露出了真實嘴臉,說新安公司的債權跟他沒有關系,且中煤華泰已經注銷,不能跟他要賬。后期我們再向張永軍追討貨款,他不接電話、不回信息、不接見新安公司派出的人員。”。

  專家點評

  李偉民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此案,如果案情屬實,證據充分,那么涉嫌合同詐騙罪。“套路騙”比“套路貸”的危害更大。

  隱蔽性更強。

  因為本交易表面有合法的招商引資外衣,看似是一個合法的商業行為,但是類似事件多次發生,并非偶然的經營不善,無法償債,而是一貫用這樣的手法套取多家企業投資進來,訴訟達二百余起,這就明顯是一種套路。其使用套路實行詐騙的本質昭然若揭。

  范圍更廣。

  這種“套路騙”可以出現在任何商業領域。它的特點是虛構事實,以合法的外衣掩蓋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所以在生產、銷售、服務等領域都可能出現“套路騙”。

  涉案金額更多,損害結果更嚴重。

  類似像本案的“套路騙”,一般合同金額都比較大,那么一旦進入了圈套,損失肯定是巨大的,甚至是毀滅性的!然后十幾個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圈套都套住了資金以后,申請企業破產,這時候,被套資金逃已經無法逃脫了。

  社會危害更大。

  因為“套路騙”的隱蔽性,所以令人防不勝防。如果沒有一定的經驗和經歷,不會很容易識破,這就使得危害性更大。一個“套路騙”套住的往往是多個企業的巨額資金,被套資金數額龐大,會引起群體情緒,造成社會不穩定因素。

  該如何預防“套路騙”。

  預防“套路騙”,從如下幾個方面入手,第一,要下大力氣破獲一批此類案件,震懾和打擊犯罪分子。第二,加大宣傳力度,讓更多的人知道并且懂得“套路騙”的套路,事先就有個心理預防,提高防范意識。第三,就是我們都要學會在具體做一單生意之前,盡可能地多渠道多方面了解對方的底細,摸清底細才能有效避免上當;在簽約后要嚴格執行合同約定,不聽信不輕信,發現對方有違約情形立即停止合同執行,以免擴大損失。第四,我們全社會尤其是司法和執法部門,都要時刻警惕利用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套路騙”,應該具有能夠把正常商業行為和“套路騙”區別開來的能力,有效打擊“套路騙”犯罪,將犯罪分子揪出來繩之以法,更要想辦法把“套路騙”的套路搗毀,從根本上杜絕“套路騙”,創造一個“套路騙”無法混跡下去的良好社會和營商環境。

  有關這一事件的進展,我們將繼續關注并及時作出報道。

  來源今日頭條,鏈接:https://www.toutiao.com/i6663386261308310019/

(責編:東 華)

推薦閱讀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yunying#cnwnews.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6
双色球周日走势图 快3人工计划app苹果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快乐8有没有实体店 双色球800期走势图 哪个牛牛平台代理赚钱多 时时彩大小稳赚法计划 山西十一选五直播开奖 去韩国卖什么赚钱吗 ag赢钱技巧 独胆必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