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周日走势图|双色球蓝球走势图

侯思畫:43歲再創業,只為打造最溫暖的養老院

2019年03月15日 11:17:20  來源:中網資訊綜合
 

  《道德經》講“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這便是水的力量。它彎彎曲曲,看似涓涓流淌,卻終能匯聚成澎湃的江河,即便是層巒疊嶂,也無法阻擋。

  水是一種象征,我們把中國的女企業家分為兩類,她們一類像冰,比如董明珠那樣的,外表堅毅、內心果敢;另一類則像水,就像侯思畫這樣的,外表溫柔嫻靜,但內心卻有著一股靜靜流淌的力量。

  20年來,她通過做教育培訓完成資本積累,在得在到了財富和社會地位之后,如今侯思畫內心想真正做一件事——讓每一位中國老人老有所依、頤養天年。

  20年后,她選擇孤注一擲,重新出發,進入養老產業并致力于打造出“中國最溫暖的養老院”,成為國內新養老產業的標桿和獨角獸。

  無論是教育還是養老,侯思畫最終想要知道的是,在潛規則盛行的喧囂世界里,如何恪守內心的良知,在底線之上摸索出“站著掙錢”的辦法,進而形成一種“善有善報、寧靜崛起”的商業文明?

  就像電影《無問西東》所言,愛你所愛,行你所行,聽從你心,無問西東。答案,也許就是事在人為。  

  高堂養老創始人侯思畫

  43歲再出發

  人的一生,總要找到一種因果關系。忠貞的人會得到忠貞,勇敢的人會收獲勇敢。你被什么驅動,什么就是你的命。

  教育培訓從商20年,讓侯思畫獲得了足夠的精神和物質財富。此時,一般人要么選擇功成身退,享受生活;要么選擇擴大規模,為賺更多錢再奮力一搏。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侯思畫在43歲時卻選擇了再創業,以新的身份進入一個新的賽道,而驅動她的力量和選擇做教育培訓的意義一樣,“你改變了別人,別人也在改變你”。

  侯思畫最終選擇了養老這條新賽道,緣于一次養老院之行。

  有一次,侯思畫去南京一家養老院看望老人。白天的走廊黑乎乎一片,一個老人摔倒在她面前,又強忍著拉著扶手站了起來,而前面領路的工作人員卻熟視無睹。推開走廊盡頭的大門,在狹小的空間里面,橫七豎八的擠著幾十個老人,目光呆滯,十分凄慘。

  看見這樣的場景,侯思畫眼淚奪眶而出。她出生在孔孟之鄉,從小家人就講“黃香溫席”和“臥冰求鯉”這樣的故事,告誡她百善孝為先,一定要善對老人。看到這樣的場景,侯思畫暗暗發誓,一定要建一座真正屬于老人的養老院。

  但是,做養老院很辛苦而且幾乎不賺錢,侯思畫做養老院的想法遭到了所有人的質疑,甚至家人的反對。原因之一,是家人不想讓她太辛苦,“創業屬于年輕人的事情,你又何必親自去折騰”。

  自信有時候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玄到所有人都覺得這件事很難,你卻依然勇往無前。正在這時,侯思畫遇到了兩位事業上的知己——蘇力和王皞,他們都是80后,卻偏偏對養老產業興趣濃厚,不但有豐富的行業經驗,更有全身心做事情的態度和能力。兩位年輕人的鼓勵,讓侯思畫更加堅定了做養老院的決心。

  極致創業家

  不辭山萬重,花開幽谷中。2018年4月,侯思畫、蘇力、王皞在南京成立高堂養老,她先后跑到日本、美國、法國等國家學習經驗和方法,走訪各地養老機構了解商業模式和運營情況,直接和養老院的老人交流,記錄工作人員的每一個服務細節。

  為了打造心中的養老院,蘇力和員工連續在養老院住了半個多月,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問自己“哪里還有不舒適的地方”。一根有隱患的紗線,一床摩擦聲音略大的被子,只要體驗不好就立馬換掉,他因此被供應商稱呼為高堂的“首席試睡官”。

  王皞曾經籌備過多家養老機構,知道什么樣的建筑格局更適合老人,對于細節的追求更是執著。

  業內一貫的流程是,設計師做好圖紙,工程師照圖施工,整個施工過程設計師通常只到工地看兩三次,有些甚至交付圖紙后便不聞不問。王皞親力親為,整天守在工地現場,地勢怎么塑造,空間怎么布局,座椅怎樣取角度,他都了然于胸。

  作為公司的發動機,侯思畫同樣聚焦在公司的基本面,保持著“每天工作12個小時,幾乎無假期”的工作狀態,恪守著“每一個項目都親自經手”的工作鐵律。

  走到今天,好項目更需要女性的思維方式:那是情感導向和體驗導向式的,憑借本能的直覺反應作出的判斷。從這點來說,女性是天生的項目經理。

  發揮每個人的積極性,高堂施展出一種小公司的精神。

  為什么那些跨國集團重金打造的項目往往干不過創業型小公司?因為當資源足夠多時,各大部門相互掣肘,最終往往形成一個低效的資源配置。相反,當你資源不夠充足時,配置反而能夠得到優化。

  過去30年,“商人精神”橫行,沒人談工匠情懷和產品精神,中國制造思維信奉“速度為王”。在這樣的環境下,侯思畫帶領的高堂團隊,采用了最“笨”的辦法,只為努力把一件事做好,做到極致。

  

  侯思畫和兩位合伙人蘇力、王暤

  不是所有養老院都叫高堂

  “人之父母,我之高堂”,這是侯思畫的初心,更是愿景。為此,她不惜投入時間、資金和精力,即便這是一件別人眼中“虧本”的生意。

  曾經有一份調查顯示:占中國企業家總數不到20%的女企業家,所掌管的企業有98%處于盈利狀態,且比男性運營企業的平均利潤要高出7.8%。這是因為女性的智慧,講究的是把事情做好,結果自然水到渠成。

  比如,坐落在南京妙耳山公園的際華?高堂林院,曾經是一個老舊的養老院。以前污水直接排到下水道,為了防止反臭現象和醫療廢棄污染,侯思畫直接花了十幾萬元重新改道。此外,侯思畫還把整個房子加固,又是投進去一百多萬真金白銀,只是為了杜絕“萬一”的隱患。

  南京的冬天濕冷,但市場上沒有一家養老院配備地暖,為了讓老人住得更舒適,高堂不惜提高成本,將養老院都配備上地暖。此外,高堂是第一個使用三恒系統的養老院,不僅房間里找不到任何空調出風口,狀如筋脈的毛細管,還讓每一個房間達到恒溫、恒濕、恒氧的最佳狀態,通過監視屏還能監控到每個房間的溫度和空氣質量。

  為了尊重老人的隱私,侯思畫甚至要求在助浴室安裝進口全自動沐浴床,既方便又十分隱秘,即便這樣一臺沐浴床的價格相當于一臺奧迪A6。

  如今,在高堂的所有養老院里,高端醫療設備、智能呼叫、智能管理已經成為標配,侯思畫開始通過虹吸效應打通產業鏈,再借鑒發達國家的優秀服務模式,漸漸勾畫出心中最美養老院的模樣。

  

  高堂的進口全自動沐浴床

  2019年春天,高堂建成了4家養老院,高堂?城院、高堂?山院和高堂?亭院等系列剛一呈現,便震撼了整個華東養老界。選址、布局、硬件等各個要素穿插漸進、綜合協調,最終構成了這一經典作品。

  筑巢者

  產品是骨架,服務是靈魂,從而產生的信任究竟能有多大的能量?

  從細節處可見一斑:位于大鐘亭的高堂?亭院,其護理團隊核心人員在日本的養老機構待過多年,熱愛養老事業,為了把日本養老的經驗復制到高堂,即便深夜兩點,依然還在微信工作群里討論細節。

  不僅如此,在培訓護理人員時,高堂始終強調善的價值觀,“60%的老人會有便秘,嚴重時,護理人員有時候不得不親手上陣,即便很小的幫助,也可能會延長他們的生命。”

  這是一種“利他”之心,但“利他”的基礎不是單純的物質獎勵,物質獎勵只是一方面,真正要將人融合在一起,還是要靠有愛的企業文化。

  正是高堂敬天愛人的企業文化,造就了組織的強大的自驅力。護理員工對組織熱愛,有一種長期共同奮斗的信仰,而這種信仰又進一步演變出使命必達、追求效率、服務至上的工作方式——這正好也是高堂的使命。

  同樣,高堂的管理也有溫情的一面。侯思畫一直稱高堂的員工為“家人”,為員工成立關愛基金,救助重大疾病和生活貧困的職工及其家屬。過去我們借鑒西方的末位淘汰制度,還自認為是公司高速發展的法寶之一,其實侯思畫遵守的這種“大家族主義”管理方式,才是東方企業的真正“活法”。

  對于生活在高堂的老人而言,這種“家的文化”同樣在此落地生根,侯思畫至今還記得父母立下的一條規矩:所有好吃的東西要老人先吃,老人講話時晚輩要站著聽,他們是整個家庭最重要的人。

  在快速變化、人心冷漠的時代,最稀缺的是安全感。如今,高堂養老院幾乎都是鬧中取靜,比如高堂?亭院就位于千年歷史的大鐘亭公園,這里南京離鼓樓醫院和南京口腔醫院僅僅一步之遙。市區內交通便利,家人可以隨時來看望老人,幾乎等于“一碗湯的距離”。

  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作為筑巢者,侯思畫相信大道不孤,這里面更深一層的含義,或許就是當你愿意扛起責任,別人就會站在你的身后給你支持。  

  高堂養老團隊合影

  新養老獨角獸

  生意人常常聽到這樣一句話:18世紀屬于兒童,19世紀屬于婦女,20世紀屬于老人。

  如今,我國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據統計,2025年國內65歲以上的老人占比接近總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國將成為世界上老年化最快的國家。雖然人口紅利不再,但銀發經濟卻成為下一個超級市場。

  行業向上的張力,同樣把養老產業的問題暴露到所有人面前。不僅發展要落后制造業、零售業以及酒店等服務業,整個行業的滿意度也偏低,更有打著養老地產的噱頭,把一些偏遠的低價值物業賣給老人,非標準、不透明、道德缺失,讓行業進入劣幣追逐良幣的怪圈。

  養老行業正處在“刀耕火種”向“鐵犁牛耕”的轉型階段。如何逃出大洗牌危機?如何保持可持續的利潤增長?產品化向服務化轉型是否成功?新品牌、新技術、新模式能不能適應新市場?都已經成為眾多養老機構需要考慮的問題。

  作為后來者,侯思畫和高堂充分利用了后發優勢,直接跳過了初期市場教育以及模式試錯階段。比如,高堂借助大數據和云計算技術,致力于實現信息共享、階段管理、科技化的智慧養老體系。

  不僅如此,侯思畫正在籌備養老康復護理學校,借助于她嫻熟的教育培訓經營能力,迅速培養出一批批實用型養老人才,從而輸出高堂不可復制的管理經驗。這是一種降維打擊的企業競爭力。  

  高堂養老康復技術學校

  而更具意義的是,高堂目前設立了7個阿爾茨海默癥護理專區,同時與各地醫科大學、三甲醫院等建立阿爾茨海默癥課題。

  廣積糧,高筑墻,緩稱王。商海浮沉多年,侯思畫始終堅定自己的商業價值觀:做企業永遠是一個聚沙成塔的緩慢過程,你可以用速度建起空中樓閣,但缺了的磚瓦,終究是要補回來的。

  如今高堂在侯思畫的帶領下,各地預約高堂養老院的老人已經突破千人,提起侯思畫和高堂,所有人都贊不絕口。或許以高堂為代表的新型養老院,將成為下一個獨角獸頻出的新領域,而高堂已經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責編:東 華)

推薦閱讀

關于我們 | 保護隱私權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友情鏈接 | 不良信息舉報:yunying#cnwnews.com(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6
双色球周日走势图 恶龙传说官网 龙虎注册 亚眠大学最差的公立 西班牙人与阿拉维斯 3d试机号开奖 捕鱼达人闯关 极速快乐十分假的 幸运28破解器最新版 瑞士足球队 比利亚雷亚尔阵容